當前位置 : 首頁>>自身建設>>思想建設

對中共十八大的期盼

文章來源:     作者:    添加時間: 2018-12-24

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
――對中共十八大的期盼
          曾仁端

    最近我國政治體制改革的呼聲很高,目標直指現有的政黨制度,甚至在社會上曾出現這樣的言論:一是我國的八個民主黨派嚴格上講不應叫政黨,因為他們不是以謀取治國權力而奮斗的組織;二是實行一黨執政由于缺乏競爭者,國家的治國權力容易演變成壟斷、任其發展下去就會形成一言堂、一黨制,一切由執政黨說了算等。這一席話,表面上看似乎有這么一回事,但再認真想一想,是一些脫離國情的假設命題。本文將就我國的民主黨派是否可以叫政黨,一黨執政是否會演變成治國權力的壟斷,最后就進一步堅持和完善我國的政黨制度談幾點認識,以此來表達對中共十八大和省十大勝利召開的祝賀和期盼。

一、我國的民主黨派是具有政黨屬性的參政黨
    從政黨構成的基本要素看;一是有明確的政權目標。我國民主黨派都有自己的政治理想,形成各具特色的政綱和黨章,并以此作為謀取、參與政權而積極活動的政治組織;二是有完整的組織系統。都是由中央、地方和基層組織三級體系構成,以民主集中制為組織原則,有一定數量的成員,有嚴明的組織紀律性;三是有“一個參加、三個參與”的政治舞臺。就是說在國家政治生活和國家事務管理中,民主黨派通過自己的成員,努力實踐 “一個參加、三個參與”、積極參政議政、獻計獻策,來實現政黨的政治作用,對社會發展產生影響。由于我國的民主黨派是在中國的土地上成長起來的,在長期的實踐中,已經是中國共產黨的摯友和諍友,并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寫進了憲法,其參政黨地位得到了國家根本大法的保障。可見我國的民主黨派作為政黨,在政權目標、構成要素和憲法保障等方面都具有作為政黨的普遍性,與一般政治團體有著本質區別。所以說我國的民主黨派是屬于政黨的范疇,更準確地說:我國的民主黨派是具有政黨屬性的參政黨。

二、加強制度建設防范一黨執政淪為權力壟斷
    我們國家的政權長期由一個政黨執政的體制,即除了執政黨外還有其他政黨,這些政黨不是以謀求類似西方國家輪流執政的政黨目標,就是說不是在野黨、更不是反對黨,不得與執政黨分庭抗禮。其優點是:作為執政主體的政黨長期處于執政地位,不受其他政黨的影響和干擾,不需要耗費大量的國家資源和時間用于政黨競選,可以避免多黨競爭互相傾軋造成的政治動蕩,有利于執行長期政策和建設規劃、使政策能進行有效延續、能減少內部的權力斗爭、有利于決策的效率和社會的穩定。缺點是長期處于執政地位,其他政黨無法有效干預錯誤方針的制定,例如出現像長達10年的政治大動蕩和經濟大衰退的文化大革命。換句話說:一黨執政因為缺乏對黨和行政權力的制約,或者說受到權力監督的制衡較弱,容易滋生腐敗、思想僵化、制度刻板和官本位思想等。這種政黨制度從古到今還沒有一個國家有成熟的、可供借鑒的經驗。但從古今中外一些國家長期治國的實踐來看,要避免一黨執政淪為治國權力的壟斷,其核心要素有二:一是需要執政黨具有高度權威;二是需要執政黨對政治、經濟、社會諸多問題的正確決策,尤其是政治路線方針政策的正確決策。關于執政黨具有高度權威,在這一點上中國共產黨在我國各族人民心目中的權威是勿庸置疑的,這里不多加累贅。關鍵是第二點政治上的正確決策。要做到政治上決策的正確,首先是要從制度上保證最高領導人不能獨斷專行。毛澤東同志晚年的失誤,可以說主要是由于他個人決策上的專斷造成的。正是鑒于這種教訓,改革開放以來黨中央在決策問題上突出推行三大制度。



    1.推行任期制和集體領導制度。即推行最高領導人任期制、地方各級領導任期制和民主集中制,形成從中央到地方各級領導班子的集體領導制度,較好地解決了個人在重大決策上的專斷造成的失誤。

    2.推行決策民主化科學化制度。執政黨出于實施正確領導的需要,決策需要民主化、科學化,而科學化是以民主化為前提,如果不能集中大家的智慧和力量,決策就很難做到科學、符合科學發展觀的要求。特別是把民主黨派定位為參政黨,要求民主黨派領導是由高層次知名人士組成,構成一個智囊團、人才庫,集中了一大批社會上的精英,在各自的領域和社會上具有很深造詣和獨到見解的人士參與國家和地方重大問題的決策。所以推行決策民主化科學化制度,既是進一步增強決策的科學性,又意味著執政的共產黨和參政的民主黨派,在參與國家事務的管理中不存在領導和被領導之分,而是共同合作進行的科學決策。

    3.推行拓寬信息反饋渠道制度。從20世紀末期到21世紀初,國家就開始重視社情民意信息的收集和反饋,特別是從2003年起全國政協就明確提出,要求把反映社情民意融入政協各項工作之中。由于民主黨派是政協組成的重要界別,反映社情民意自然就成為民主黨派與參政議政、提案工作具有同等重要的內容,而民主黨派反映社情民意信息與黨政系統反映社情民意信息角度應該有所不同,要求著重于那些由于未能通過執政黨系統和政府職能部門系統反映、而又是事關黨和政府決策時的重要情況和意見。用另一句話說,民主黨派通過政協渠道、通過統戰部反映的社情民意信息,應該側重在其它渠道難以反映、決策者又必需掌握的情況。這種做法既匯集了各民主黨派等各界人士,在信息來源上具有廣泛性和代表性,又能較好地解決了原本由于信息反饋渠道狹窄而限制了真實情況的反映,這就從源頭上夯實正確決策的基礎,進而避免造成決策的重大失誤。

    由于執政黨在治理國家時,能夠把各個階層精英的智慧和力量充分調動起來、凝聚起來,全面把握了來自全社會的聲音和視角,充分反映各民族、各黨派、各界人士共同意愿基礎上形成的科學論斷,對于政治政策、民生政策的制定等就有了堅實的基礎,不會成為少數甚至個人的政策,這樣執政黨就不會在路線方針政策上出大問題、走彎路。改革開放30多年來,我們國家在大的問題上沒有出什么偏差,即使是像“6.4”和“4.25”的風波,以及近幾年在一些地方出現的群體性事件,只要及時加以糾正和披露,很快就會得到遏制,影響不了大局,不會左右國家朝著既定方向走下去,這些都是與我們國家30多年來推行民主決策、廣泛聽取民意分不開的。這種決策機制的轉變,既能有效保證一黨執政避免落入治國權力的壟斷,又能積極發揮參政黨及其所代表的各個階層的聲音進入決策議程,國家長治久安就有了可靠的保證。

三、進一步堅持和完善符合國情的政黨制度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已經走過了63年的歷程。60多年來,這一制度在推進我國民主政治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實踐證明,這一政黨制度有利于拓寬民主渠道,充分反映各階層的利益訴求,把社會上各種力量納入現有政治體制,實現有序的政治參與,是符合我國國情的好制度。當前在談論政治體制改革時,要做的事情很多,但在堅持和完善我國的政黨制度不能變,并應著力抓好以下幾項工作。

    1.堅持“多黨合作”的政黨制度不能動搖。我國多黨合作的政黨制度,是各民主黨派在與共產黨長期合作、共同奮斗過程中作出的歷史選擇,是具有中國國情的政黨制度。要堅持這個政黨制度:一要堅持多黨合作理論建設。這個理論就是堅持以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為指導,因為這是中國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共同的精神支柱,是觀察問題的立場、觀點和方法,是多黨合作制度的理論和政治精髓,要在這一領域里加強研究、不斷充實和完善,特別是民主黨派與中共合作機制的完善、民主黨派同人民群眾的關系等,都是一個政黨應具備的系統理論,應用這一理論體系,為多黨合作制度建設和運行提供更加豐富的理論支撐;二是要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要進一步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最主要的意義在于加強和改善共產黨領導,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同時使民主黨派能自覺地接受和維護中國共產黨領導,幫助共產黨掌好權,執好政;三是堅持“十六字方針”。“十六字方針”是指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方針,這是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團結合作的基本方針,既要求中國共產黨及其各級組織在各項工作中的主導作用,積極支持各級民主黨派開展工作,發揮民主黨派的積極性、創造性,防止忽視民主黨派作用的傾向;又要求各民主黨派加強自身建設,積極支持、參與和配合執政黨的各項工作,在履行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的社會職能時,自覺堅持并落實到各項工作中去,充分發揮參政黨的作用。

    2.重視決策前和決策過程中的“政治協商”。在當今社會上出現的各種思潮面前,進一步發揮政治協商的優勢,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筆者認為中國共產黨同各民主黨派之間的政治協商,既要體現在由共產黨邀請各民主黨派領導人參加的政治協商,包括各種座談會、情況通報會、民主協商會、征求意見會等,這些一般是在決策基本定型后的政治協商。又要體現在決策前和決策過程的政治協商,而在這方面現在還顯得比較薄弱。我們知道任何國家和地方重大事件的處理和應對、重大決策的制定,都是在經過調研和收集大量信息的基礎上出臺的,民主黨派主要領導如何參加執政黨為了制定重大政策而開展的調研活動,使只要有執政黨領導調研的地方,就會有參政黨領導的身影。這樣做有利于執政黨在決策前和決策過程中就有民主黨派的聲音和視角,這種政治協商更加實在和不流于形式。由于參政黨參與執政黨領導的調研活動,有利于政治協商更多地體現在對具體問題的實質見解,更能體現執政黨和參政黨走向更高層次的政治協商,實施這一創新民主監督形式的舉措,必將有力地展示民主黨派的參政能力,提升民主黨派的參政地位。

    3.進一步發揮參政黨的民主監督作用。民主監督是民主黨派工作中與參政議政、建言獻策、社會服務等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在當前的新形勢下,執政黨不需要泛泛的監督,因為他不能適應科學發展、和諧發展的需要,必須建立一種嶄新的監督機制,使民主黨派能在更高層次、更深內容上發揮監督作用。為了達到這一新的監督水平,就要求民主黨派必須更好地履行民主監督職能,為此提出幾點建議:一是要建立整體監督機制。民主黨派在監督機制方面,普遍存在發揮整體監督不夠,有必要在黨派內部設立民主監督專委會,經常研究,特別是對傾向性、苗頭性情況的監督,發揮民主黨派的整體監督作用。因此,把民主監督列為民主黨派經常性的工作,使監督工作不是少數人、個別人的事。這種整體監督機制的建立,有利于調查研究成果的轉化、信息反饋的轉化,提高民主監督的質量和效率,使民主監督達到效益最大化;二是要在民主黨派內部廣泛開展提高民主監督的認識。特別是要認識到民主黨派“不敢監督是失職、不善監督是不稱職、失去監督民主黨派就沒有必要存在”的認識,就是說既要敢于監督,又要善于監督,只有認識上的提高,才能有效地在民主監督上發揮建設性作用。因此,要提高參政黨領導班子、工作人員和廣大成員的整體素質,建立學習型參政黨,通過學習來提高民主黨派對民主監督的水平、擺正民主黨派的位置,明確民主監督是為了國家共同的事業,貢獻自己的力量,有機地把監督和支持工作緊密結合起來,把事情辦得更好。民主黨派只有通過不斷的學習和努力,才能把自身素質提高到新的水平,成為我國政黨制度一個不可或缺的一員;三是加強民主黨派自身的監督。相信黨的18大和我省黨的10大召開之后,我國的民主政治建設必定會出現嶄新的面貌,一大批民主黨派成員將會走上政府和“兩會”的領導崗位。這就要求民主黨派發展成員既要有代表性又要保持成員的純潔性,既要努力做好本職工作、廉潔奉公,又不能有任何特殊化。因為這是關系到民主黨派的形象,也影響到政府、“兩會”代表委員與人民群眾的關系。因此,建立和完善民主黨派自身的監督機制,把民主黨派建設成為高素質、有作為的參政黨是政治體制改革的必然要求。

     我國的政黨制度,形成了以“共產黨領導、多黨派合作,共產黨執政、多黨派參政”的格局,這是一個完善而穩定的政黨制度。隨著我國政治體制的不斷改革和發展進程,通過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的通力合作,在實踐中充分挖掘和發揮中國特色政黨制度的價值,將有力地向世人展示具有中國特色政黨制度,必將是當前國際上最有生機活力的政黨制度,進而更加堅定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



十一运夺金